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就业资讯 > 就业指导

那些只拿800来北京实习的毕业生,最后都混成了什么样子

来源:六六六大人 Bella 500强 时间:2017-09-05 作者:信息院 浏览量:

#如果说北京有2000万人在假装生活,

那么,一定有几万实习生在这里假装工作#



你也是一个实习生吗?


或者,你也是这座城市的2000万人中,一个年轻懵懂的孤胆英雄。


每天在人山人海的地铁站,踮起脚尖努力地挤上一辆地铁,黏湿的汗水迅速地被车厢里强力的空调吹干,颠簸十几站,再努力地挤下地铁,走进迎面扑来的热风中。


上班的时候努力让自己不成为可有可无的那个人。可有时候还是觉得自己像是一道影子,开会总被领导称为“那个实习生”。


没有亲戚没有朋友,没有社会经验没有工作技能,就一头闯进这座辉煌而陌生的城市。


但这也有另一面。


当从租来的窄窄的铺位上一脚迈进汹涌的人流中,闻到城市空气中涌动的自由和精彩,看着霓虹闪烁的城市夜景,心里又会隐隐有些欢呼雀跃。


在北京实习成了许多年轻人的成长必须经历的仪式。就像微博上一个女孩提起那段日子时说:“起初是骄傲,后来回首会心疼自己一个人的勇敢。”


实习生活带给过你什么?你最后离开了吗,又为什么留下?一个人面对世界的日子里,你拥有什么,还差些什么?


“把青春献给这座辉煌的都市

为了这个美梦我们付出着代价”

初来北京,住在五环边上的城中村,到实习单位要倒一趟公交三次地铁。刚开始带着一股孔乙己读书人死要面子的劲,拉不下脸皮挤公交,同屋的舍友看出来我的窘迫,每次都悄悄站在我身后把我挤上车。


在北京生活久了的人们对挤地铁显得异常老练。他们精准计算哪个车厢离换乘电梯近,关门铃响离真正关门有多少秒。早高峰两三分钟一趟的列车,站台上的人反而越聚越多。在车厢里被挤到人工窒息的时候,我脑海里想起小学课堂上经常提起的那个故事:怎样装满一个杯子,先装石子,再倒进去沙子,最后注水。


装满石子沙子和水的地铁加到最大速度,一边轰鸣一边摇晃,就像是行驶的水泥搅拌机,运去填满一个个写字楼。


只有住在五环外的人才有特权从冲出地表的地铁上看脚下满眼霓虹的城市,身后的城市被越甩越远,实习俩个月补助买来的beats里正巧响起了郑钧沧桑的嗓音:“把青春献给身后那座辉煌的都市,为了这个美梦我们付出着代价”。



“下班的时候没吃到关东煮,

突然觉得自己好可怜”


来设计公司实习之后,每天的生活就变成了:画方案,和甲方撕,改方案,再拿去撕。


有一次做一个家装的设计,甲方想要一个大格局的主卧,让我在设计图里把一面墙拆掉。但是那面墙是承重墙。我跟他讲道理,告诉他这间房子好多都是承重墙和导管,基本动不了格局。


最后他问我:“那你能不能把墙拆一半?”


我只能回答他:“你去问施工队吧。”


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大的困难反而越能自己面对。有一次从楼梯上滚下去,摔到胳膊骨折,打了石膏,每天用一只手写字、做饭、洗澡。因为没有跟人合租,也没人照顾,就自己过了一个月。


但是本身实习工资就没有多少,在去掉骨折打石膏的花费,那个月的最后几天捉襟见肘。和爸妈打电话的时候没多要生活费,也没跟他们提受伤的事情。


可有时候,却会因为很小的事突然崩溃。被毙掉方案的一天下午,突然很想吃关东煮。公司楼下的便利店因为停电没开门,没吃到。在地铁站饿着肚子等车的时候,听着由远而近的风声,就突然眼眶一红,觉得自己好可怜。


“我看到那个男孩躺在病床上

和陌生的女孩打招呼”


来医院实习的第一天,穿上白大褂抱着笔记本,被老师带着去教学查房,觉得自己真是个像模像样的护士了,兴奋得不行。


没过多久,那股子新鲜劲就过了。日常工作只是打针发药,查房的时候给病人测测生命体征、血氧、呼吸参数。如果来了危重病人,还会有夜班。24小时心电监护,陪在病人旁边。不敢睡,因为随时需要吸痰吸氧。


忙的时候希望脚下能踩一个风火轮,下班回到家想想明天还要上班就脑袋疼。


每天除了体力上的累,还有每次看到那些一边治疗一边挣扎的病人,都觉得难过。


认识了一个白血病的年轻男孩。知道自己活不长了,但是还躺在病床上笑嘻嘻的跟新来的护士小姐姐打招呼。


查房的时候我调侃他:“病成这样,撩妹倒是一刻没停。”


他反问我:“我可是从来不跟男的聊天。你是新来的吧?”


“就是因为那场大雨,

我离开了北京”

在西北一个不错的财经院校读了四年会计专业。大四毕业证还没拿到就来到了北京,一出了北京西站借给两个没钱买票小姑娘二十块钱。帮助弱者自我感觉良好,立志就算世界五百强进不去最差也要进中国五百强。


来北京的第一个月,窝在出租屋里写简历,往各大招聘网站上投。最后去了一跨国连锁超市做管培生的实习生。


管培生的这个名头就像是饭店一定要取个高端好听的名字来揽客,而我就是被揽进来的客人。每天的工作是早上七点到店里把所有冰柜里的食物清点一遍,换下过期的补上新鲜的。


一个月后北京暴雨,早班7点只来了我和另外一个新来的哥们。下午到了交接班的时间还人没来,胡乱吃了一点刚换下来过期十分钟的食物,在店里一直待到晚上11点锁门。


外面的积水没过了膝盖,马路已经成了一条灌满了水的河。地铁没有被淹的话也早就停运了,出租车是不可能打的,回不了家,就近去了一家网吧。蹚水走在街上的时候,我想,要是路上有一个打开的井盖,我大概会不动声色的消失在这个雨夜里吧。


在昏暗的网吧打了两把撸啊撸,用了两把德莱文,欢迎来到德莱联盟。


第二天一早,我辞了职,也离开了北京。


后来想起这一段我总会觉得,要是有人问我为什么走,我回答他,“因为一场大雨,我离开了北京”,会不会有一点难为情。




分享到:
官方微信

Copyright C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湖南农业大学招生就业指导处 湘农3+云就业平台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湖南农业大学文渊馆二楼 电话(Tel):0731-84638373 EMAIL:jyzx@hunau.net

用微信扫一扫